咸鱼,欠脑洞补丁综合征患者;本命中心cp来者不拒;偶尔画同人,更多在用生命吐槽

【凛杀】无题

写在最前.

 

  1. 凛杀轻松欢乐向,网游背景;

  2. 游戏设定会有些不合理,别纠结,因为作者只是想玩梗_(:з」∠)_;

  3. 大纲与剧情安排已定,HE走向,但能不能写下去……看天意(望);

============================================


 

〇.

当他顶着“鸣凤绝杀”这个ID出现在新手村时并未引起什么注意,全新的游戏系统和玩法介绍令人目不暇接,大多数新玩家们正处于一种迷茫而兴奋的观望状态,那是在观看漂浮在玩家个人面板上的新手指引。

《问道》自诞生时起就注定是一款具划时代意义的网游,结合了全息成像与拟真体感,让人们彻底抛弃了鼠标键盘,能更好地融入游戏世界。尽管在操作上仍以十指的凌空点控为主(毕竟喜欢网游的宅门没有几个愿意做大量的体力运动),但五感的体验却是全新的,绝大多数人都要花一段时间在体感与操作间逐渐适应。

然而杀无生显然属于那种少数派,几乎就在指引面板跳出的瞬间,他的手指在面前右上角轻轻的点了一下,一道细细的波纹划出,新手指引就这样被他干脆利落地关掉了。作为游戏工作室中的核心骨干,不可能不对这样一款游戏事先进行详尽了解——事实上就连这个ID都是他们工作室通过特定渠道,在开服前就为他抢注的,像杀无生这样明星级别的玩家,ID就是他们最直观的招牌。

跳过新手指引,紧接着是一系列对体感操作的设定,比如——

“您适应的视野范围?请选择最近、较近、适中……”

“最远。”杀无生打断提示音回答道。

人脑对视觉信息的处理是有限的,如果将视野范围比作目力,那么选择最远则可以看清更远的事物,选择最近则更容易发现近距离的细节。这款游戏毕竟不可能真的模拟人眼调焦,因此在视觉范围上相对固定,除去个人习惯,职业本身也是个值得考虑的因素。比方说弓箭手就适合选择远距离视角进行精准作战,而近战型的刺客就更适宜用近距离视角打出会心一击。

杀无生一如既往地选择了剑客,一个中短距离的输出职业,却同时选择了最远视角。

“您适应的听力……”

“适中。”

“您适应的嗅觉……”

“适中。”

“您适应的触觉……”

“无触觉。”

“叮”的一声,杀无生面前又跳出一个新的标红面板:

“警告:屏蔽触觉将会使您丧失大部分的游戏体验,是否仍要确定这个选择?”

杀无生又细读了一遍这段提示,仍在确认键上轻轻扣下。没错,触觉可以说是这款游戏在体验上最为革新的部分,但在增强真实感的同时触觉也带来了痛感。在一个以战斗为核心的游戏中,受伤甚至死亡都在所难免,这就需要玩家根据自身需求做出选择了。而杀无生的选择十分极端,理由却很简单。

“痛感会影响判断和操作。”

至于游戏体验……那种东西对自己来说早就没有存在意义了。

============================================


一.

当杀无生按部就班地走完开场剧情并开始第一个主线任务的时候,新手村突然下起了暴雨。没想到无触觉的“优势”这么快就体现了出来,在其他玩家淋了雨后纷纷在屋檐下瑟瑟发抖的同时,杀无生仍穿着小白单薄的衣服在雨中跑来跑去,对暴雨浑然不觉。温感包含在触觉感知中,只要没出现自己因为体温过低而扣血的提示,杀无生都打算无视,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去提升等级,毕竟强化自己是他这类玩家的首要任务。

如此一来,在这场雨中突然闲下来的玩家就不由地向这位特立独行的人多看几眼。

“呦?鸣凤绝杀也来这个游戏了?”

“哪呢哪呢……唉,也是哈,出了那种事怎么好继续混下去,刚好趁现在换个环境。”

“……就是说嘛!”

“求科普!你们说的鸣凤绝杀是谁啊,很有名吗?”

这游戏中除了私信会以悄悄话形式进行文字传递,其余都默认为环境语音,能被周围其他玩家听到。显然说话之人也没有避讳的自觉,这样的八卦议论就直接钻入了杀无生耳中。

“不会吧,你难道没玩过《东离剑》这个游戏么?”

“没有,本人对网游是彻彻底底的小白呢。”

“哈,那就难怪了,只要玩过那游戏的全服都会听说这么一号人物,‘鸣凤绝杀’,他可是头号的PK狂魔哦,被挂在论坛都不知多少回了。”

“哇,那他绝对是个高手吧!?”

“嗯……高手确实是高手,不过我劝你一句哈,千万别和这种人扯上关系。”

“哦?愿闻其详。”

“你想想看,仅仅是热衷PK又怎会在游戏里人尽皆知?当然还因为……”

杀无生驻足,皱眉。

正高谈阔论的那人本就用余光留意着杀无生,见他突然动作一顿,就跟着止住了话头。虽说现在有新手保护,但难保对方不记仇呢?于是他略一权衡,目光变得飘忽起来,不用说也是和那新人私信交流去了。

杀无生仍蹙眉盯着眼前界面,他当然不是在意这些自己早已司空见惯的议论,而是在纠结眼下接到的这个任务。

“主线:组队挑战门派师叔郝余清。(难度系数较高,建议组满6人队伍)”

先不说这游戏为什么一上来就让玩家挑战自己门派师叔,单说这任务形式,对习惯单打独斗的玩家来说真是太不亲切了。

转眼就过去了十几分钟。

这期间雨也停了,有更多玩家完成了前置任务聚集在这里,然而明明有那么多人当着他的面喊人,杀无生发出的组队申请仍如同泥牛入海。

他当然可以考虑找工作室的人组队,但这游戏里角色出生地点完全随机,而工作室投入的人力有限。更何况……

打开好友列表,那里赫然已静静躺着一个角色ID,也是列表里唯一的名字。

……果然还是灰色的吗?

呵,事到如今还在侥幸期望着什么呢……杀无生一面自嘲地想着,一面默默关掉好友列表。组队信息一栏依旧是毫无动静。

实在不行只能先暂时出城找高级野怪冲经验了,只是这毕竟是主线任务,杀无生也不确定系统让不让他这么直接走出新手村……

叮!

突然弹出的提示让杀无生愣了一愣。

“‘殇不患’向您发出了组队邀请,是否接受?”

点下接受,一转头就看到这人正头顶着“殇不患”的ID站在自己身边。

“啊,抱歉擅自发出邀请了,不过看你等在这里,应该也要完成这个组队任务吧?”

这人颇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头,看上去就像个老好人。

“我是不介意。”

说着杀无生就默默走到一边等候了,殇不患见他丝毫没有帮自己喊人的意思,不由耸了耸肩。

“算了……原来组队邀请是这么发出的,那么试着再邀请四个人吧。”

本以为接下来也会像第一回邀请那样顺利,没想到近半小时过去了,队里还是只有他们两个。那些接受了组队邀请的,多半进来看了眼成员列表就自发退队,个别好心的还跟他解释一句:“不好意思我看错任务了”或者“抱歉我接错了邀请”。

真是的,难道大多数人都是带着亲友玩这个游戏的吗?殇不患忿忿地想。

当然也有极个别的玩家没有一进来就退组,但他们见殇不患迟迟组不满人,并没有耐心陪他等下去。

“组队很困难吗?”

殇不患回头,见先前一直发呆的鸣凤绝杀不知何时走回到自己身边。

“很奇怪,对吧?这游戏明明很火爆啊!”殇不患忍不住发发牢骚。

“……你是第一次玩网游?”

殇不患摇了摇头:“不是啊,怎么了?”

鸣凤绝杀似乎想开口说什么,但也终究只是转身向任务NPC走去。

“队长给我。”

“……哦。”

殇不患默默跟上,研究怎么移交队长权限又费了番功夫。

真是的,原谅我这个老年人吧……殇不患叹着气想。

不过好在这个ID为鸣凤绝杀的玩家确实很有耐性,他没有半分催促,只是在权限移交成功的瞬间开启了任务副本。

“警告:该副本难度较大,您的队伍人数不足6人,确定要进入该副本吗?”

确定——杀无生果断点下,嘴角情不自禁上弯——

难度越大越值得挑战,不是吗?

============================================

 

二.

借着队长权限,杀无生扫了眼殇不患的职业。

——也是剑客。

《问道》作为一个以奇幻武侠为题材的网游,当然少不了这一职业。就是不知这个殇不患水平如何——剑客这一职业几乎凝聚了所有武侠的浪漫要素,势必成为50级转职前大多数玩家的第一选择,但同时这样的职业也兼具这样的特点:低门槛和高区分度,菜鸟一抓一大把,脱颖而出的就那么几个。

不过杀无生庆幸殇不患不是医师,再菜也有伤害,否则六人敌的BOSS真不知要让自己一人打到什么时候。

“开吧。”杀无生说。

“……怎么打?”殇不患问。

还能怎么打,再革新的网游,新手副本的BOSS也不会玩出什么花样,就连技能也只能是那么几种。

“尽量绕背输出,顺劈躲正面,起跳时出圈。”杀无生还是耐心讲解了。

“……等一下,”殇不患回过头看他,“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杀无生一阵语塞,“你说你不是第一次玩网游?”

殇不患略微不满他的态度,挑了挑眉:“没错,但我是第一次见这个BOSS。”

好吧……杀无生转念一想就接受下来,毕竟自己在之前的游戏里也不常组队,而这个殇不患显然也同大多数玩家一样,不那么熟悉一些约定俗成的套路。

“那么你只需做到两点,活下来,打伤害。”

“没问题!”

这么说着殇不患披风一展便冲了上去,BOSS随之行动起来。

郝余清作为一个新手关卡的BOSS,机制上确实不难,但他同时作为一个六人副本的BOSS,其伤害与血量又确实不是两人能轻松应对的。杀无生在输出技能的同时一直在默默观察殇不患的举动,生怕他连吃几个技能早早躺尸了。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一开始殇不患确实显得很勉强,堪堪躲过几个大技能才不至于当场倒地,但几轮下来,他的应对逐渐变得游刃有余,甚至能在BOSS技能的间隙展开反击。

“看来这个殇不患确实不熟悉游戏的操作和机制,但直觉很好。”杀无生默默评价。

这里的游戏直觉,指的更多的是一种天赋:估测距离范围,灵活根据BOSS反应调整输出循环,把控战斗节奏等等……寻常人也许通过大量训练和总结也能掌握,但有些人天生就具备这样的能力。在杀无生看来,殇不患的应对笨拙得可笑,但也正因如此,他发现了此人极好的游戏天赋。

“若能得到正确的点拨,假以时日他也会成为一个一流玩家吧。”杀无生有点期待。

然而期待归期待,杀无生根据BOSS血量估算了伤害,逐渐发现一个问题。

“殇不患。”

“……”

“你为什么不放技能?”

“……什么技能?”

几乎与此同时,BOSS郝余清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双目赤红,骤然提速,殇不患应接不暇被当头一计拍飞出去。

杀无生看到本就残血的殇不患血条瞬间清光,BOSS狂暴了。

啧,结果还是演变成了自己单刷BOSS的局面吗?杀无生忽视了耳边的一条条私信提示声,喝下一瓶药,身法数值大幅提升。

BOSS狂暴是加速副本战斗的一种游戏机制,在对玩家提出伤害要求的同时,也尽力避免了一些靠卡位输出等bug单刷BOSS的行为。然而根据杀无生事先对游戏的粗略了解,郝余清这个新手BOSS仍有钻空子的余地。郝余清虽大幅提升了攻击力与攻击速度,但读条技能的施放频率也大大增加,这反倒给了他更多走位输出的空间;更为重要的是,这个BOSS在狂暴时受到的伤害会随时间按百分比增加,也正是因为了解到这样的设定,杀无生才有足够自信两人就能解决这个BOSS,即便不能一次成功,再来一次只要自己不失误就绝对没有问题。

结果也正如他所料,经过了有惊无险的新攻速适应阶段,伴随着自己最后一波技能的小爆发,BOSS终于倒下了。

“叮——恭喜您提升到17级!”

“叮——恭喜您提升到18级!”

“叮——”

紧接着一连串的升级提示让杀无生有点发懵,自己并没有越级挑战,怎么会连升三级?连忙去翻奖励明细,发现了这样一条记录:

“杀无生的小队(2人)战胜了副本BOSS郝余清,共获得经验奖励4800点(包含3600点基础经验和1200点低级副本奖励)”

低级副本奖励指的是玩家在低于特定等级通过副本才能得到的奖励,也就是说如果杀无生特意去以其他途径提了等级再来打这个BOSS,虽然能更轻松效率地通过副本,但也可能会错过这个额外奖励。

不过更令他在意的是这条记录所透露出的经验奖励方式——

——竟然与副本的金币奖励相同,是按照队伍人数平均分配的!

也许这在一些人看来理所应当,但杀无生结合这个BOSS的狂暴机制隐约察觉出什么:这个游戏不同于现有的主流同类网游,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走上了一条离经叛道的道路。

这条路通向何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杀无生知道,自他意识到这一点起,他似乎真的开始喜欢上这个游戏了。

“嗯?打过了啊……哈,真有你的。”

耳旁殇不患的声音让杀无生暂时收回了思绪,看来那人总算回到游戏并且脱战复活了。

方才BOSS战就不时听到私信的提示声,杀无生无暇顾及,但料想也是死亡状态下的殇不患给自己发了什么文字讯息。现在一一翻看下来,杀无生有些无奈。

“XX:XX:XX-殇不患悄悄地说:兄弟加油,不过别太勉强,我去个WC马上回来!”

“XX:XX:XX-殇不患悄悄地说:厉害啊,难不成你要单刷BOSS?”

“XX:XX:XX-殇不患悄悄地说:……兄弟你加油,我躺在地上实在无聊,去喝点水。”

“XX:XX:XX-殇不患悄悄地说:还没打完?呃,我去取个外卖哈,你加油!”

“XX:XX:XX-殇不患悄悄地说:……………………………………加油。”

最后那一行的省略号和短短的两个字,似乎能让杀无生脑补出一大段的心路历程。不过从私信的时间戳上来推算这场BOSS战的时间,单刷的方法确实不够效率。

“连升三级!这BOSS给这么多经验?”殇不患惊叹。

“你看下奖励记录,经验奖励总额固定,按队伍人数分摊。”杀无生提醒。

“嗯?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殇不患有点意外,“……游戏官方鼓励玩家以更少人数通过副本?”

这人的直觉确实不错,杀无生心中赞叹,口中却说:“不一定,毕竟这趟副本消耗的时间,也足够玩家在副本外提升到相应等级了。”

“……也有道理。”

既然说到效率,杀无生忍不住开口:“如果你能更多地施放技能,兴许我们能打更快一些。”

殇不患略感歉意:“这个抱歉啊,一方面我不太熟悉技能,另一方面我确实更习惯普攻为主的战斗方式。”

“普攻为主?”杀无生纳闷,在任何一款同类网游中,普通攻击的伤害永远是最低的。

“忘记跟你说明,我之前玩的网游是《西幽游记》,”殇不患挠了挠鼻子,“主玩ADC。”

《西幽游记》——一个MOBA类端游,ADC——一个以普攻为主的英雄定位。

难怪……

难怪有那么好的直觉却显得如此笨拙,也难怪不曾听闻过他鸣凤绝杀的名号——虽说《东离剑》是同类网游中的翘楚,但若《问道》才是殇不患接触的第一款MMORPG,那么不了解这其中传闻也不足为奇了。

“对了,记得查看你的包裹,副本还有物品奖励。”既然对方第一次接触这类网游,杀无生决定发发善心提醒一下。这个副本除了经验外还有随机的物品或装备奖励,他方才点开查看了一下,自己获得的是一件绿色品质的装备,不算好也不算差。

“原来还有物品奖励吗……”殇不患的眼睛扫动着,杀无生知道他这是在翻找自己的物品栏,“……哦哦,是这个吗?”终于他的目光在某处停下,手指做出了点击的动作。

与此同时一道兴高采烈的提示音炸响,一行醒目的全服公告从屏幕中滚动而过——

“恭喜‘殇不患’完成隐藏任务,获得神秘奖励:‘剑卷目录’!”

其中奖励部分的说明文字呈现橙色,说明该物品的稀有品质达到了传说级别。《问道》这款游戏沿用了常见的稀有品质设定,以灰色(垃圾)、白色(普通)、黄色(稀有)、绿色(优秀)、蓝色(精良)、紫色(史诗)、橙色(传说)区分物品与装备的直观品质和获取难度。其中一部分传说品质的装备并不在属性上优于史诗装备,但之所以划归为传说品级,正因为它的独一性和定制性。

“剑卷目录?”杀无生好奇。

“是啊……”殇不患无奈地摇头,“是一本技能书,获取时自动学习,然而……”

这么说着殇不患突然摆出了一套非常帅气的POSS,威风凛凛地召唤出了一个悬浮于半空的卷轴——不用猜,这套拉风的动作肯定是这个技能的自带效果。

“……召唤出的三十六禁剑目录里什么都没有,还需要我去一个一个收集,啧。”

竟然是技能书,这下连杀无生都有些羡慕了,在他这种玩家眼中,一个传说级技能要比传说级装备实用许多,更何况奖励的获取越难,收益越大。

“我对这种触发条件苛刻且随机的收集任务不感兴趣啊,想想都非常麻烦。”

“你的幸运值是多少?”

“幸运值?我看看……”

这个游戏对玩家的角色属性有一份详尽到让人懒得翻看的数据设定,其中就包含幸运值这一项,直接或间接地决定了玩家在游戏中的事件触发与物品掉落。

“……99.”

满值是100。

“那你放心,也许你不去特意去做也能集齐三十六把禁剑。”杀无生冷声关掉了自己的属性界面,幸运值那一栏的数字2狠狠刺痛了他的双眼。

 ============================================


三.

接下来离开新手村继续冲级的过程就比较顺利了,虽然拒绝了殇不患提出的继续组队练级的提议,但当对方丢过来好友申请时,杀无生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了通过。

也许不再让自己的好友列表被那一人占据,就可以重新开始吧?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自己能多几个像殇不患这样的“好友”,总会有人答应与他PK的。

不过在这之前,提升等级、强化现在这个角色才是第一要务,何况之前单刷郝余清的结果给了他一些新的思路,杀无生开始不断越级挑战一些较低难度的野怪,并反复更改适应着新的属性加点。

就在自己打算突破到21级后就下线休息时,杀无生再一次收到了殇不患的讯息。

“闻北川(628,747),速来!”

如此言简意赅,看来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应付的场面。再看发信人等级,竟与自己同样是20级,看来对方的升级速率并不比越级挑战的自己慢多少。

“我还是低估他了么?”

无论如何,让这样的殇不患都感到棘手的目标,杀无生也很感兴趣。

当他一路直奔抵达目标地点时,就看到殇不患正趴在一个山贼模样的NPC脚下躺尸。

“可算来了,你等一下我去复活。”

过了一阵原地的尸体不见了,杀无生见殇不患从另一个方向登登登登跑了过来。

“……呼,这游戏居然到了20级开始就有死亡惩罚,再这么扣下去我要掉回19级了。”殇不患已经被这个NPC拍死不知多少回了。

“濒死体验如何?”……该庆幸这家伙至少懂得怎么跑尸吗?杀无生腹诽。

“不太好,你要不尝试一下?”

杀无生不置可否,随手向山贼丢了一个鉴定术,得到了一个数值部分全是“???”的属性栏,除了NPC的名字变为了“海鲨帮帮主”外没有任何收获。

鉴定术是玩家在17级就能学到的一个通用技能,熟练度没有上限。通常用在PVP对战中,对友方玩家施放鉴定术需得到对方认可方可生效,对敌对玩家施放则可以看到部分属性数值,前提是自己的鉴定术熟练度高于对方,否则也只能看到一连串的问号。如果用在PVE对战中,则要求玩家等级不低于NPC目标等级三级,否则也无法获取详细信息。

“这NPC什么等级?”

殇不患耸了耸肩:“我随机触发的任务,发布NPC等级好像是32级,要我帮她来这里救出一个人质。”

难怪自己对这个NPC毫无印象……杀无生暗忖,发布NPC的等级都已达到了32,那么常理推测这个任务目标的等级只会比32级更高。

“一定要现在完成这个任务么?”杀无生不解。

“唉,救人要紧啊……”殇不患煞有介事地叹气,“否则那个NPC太可怜了。”

“……”杀无生盯着他。

“好吧,其实是任务有时限。”殇不患改口,“……还剩二十几分钟。”

因为等级过于悬殊,杀无生原本打算劝殇不患先暂时搁置这个任务,但这个额外的时限要求让他改变了主意。游戏不会给玩家无解的选择,殇不患既然能触发并接到这个任务,说明系统认为他确实有某种途径能在规定时限内完成。

既然如此,为什么殇不患还能被接连拍死那么多回?

“这NPC血量不算很多,但近战范围伤害很高,速度也快……”殇不患难得认真解释起来,“我估计了下,以我现在的能力差不多能在他手下无伤撑到20秒,但这期间我完全无法还击。”他看向杀无生,“我记得你的作战方式很适合这种风筝打法,所以请你在这段时间内全力输出,如果超过20秒NPC还不倒那就GG。”

“你的身法多少?”

“19。”

比自己还要高出2点,看来殇不患确实更适合做拉怪的人选。

两人这么略微合计一番时间又过去了两分钟,殇不患硬着头皮上了。

“希望能一次过啊,我可不想再死一次了。”

一面嚷着一面张牙舞爪地躲着技能,看上去好笑但实际上很有效。

2秒建立仇恨,10秒前置技能循环,8秒爆发持续时间……

殇不患估计的还算准确,杀无生一套爆发打完不久,他就再一次倒地了,此时NPC血量还剩下三分之二。

殇不患没有放尸,想看看接下来鸣凤绝杀要怎么应付这个NPC,却见他扭头就跑,一路跑到一个很远的范围外,NPC放弃追击反了回来,满血了。

“殇不患悄悄地说:…………………………………………………………………………”

杀无生觉得自己再一次从这串省略号中脑补出了心路历程。

等殇不患跑尸回来,杀无生觉得还是有必要向这个“小白”讲解一下:“野怪是有仇恨范围的,打不过不一定要送死。”

殇不患深深叹了口气:“我现在19级了。”

“恭喜你,再死也不扣经验了。”

“那我也不想总挨揍受死啊!”殇不患皱眉,“现在怎么办?”

“现在……”

“……咦,这里还有别的玩家?”

有轻微的脚步声,杀无生扭头看到有三个人正远远向这边走来。

“鸣凤绝杀?”声音透出惊讶,说话之人显然也目力极佳,一眼就看到了杀无生的ID。

“锐眼穿杨……”杀无生冲那人点了点头,权当打过招呼,“久见了。”

说话间那三人依次走到了跟前,走在第二位的那个玩家探出脑袋,染的一头金发分外抢眼。

“诶,还有那个上电视的殇不患!”

锐眼穿杨看了眼殇不患,站定在杀无生面前,不确信道:“你何时也来这个游戏了?竟然……还和别的玩家组队?”

殇不患看向杀无生:“你们认识?”

锐眼穿杨笑了笑,插话道:“别误会,要不是这个等级还没有区分玩家阵营,我和他一个照面二话不说就会打起来。”

杀无生点头:“竞争对手。”

殇不患仍然不解。

“……哎呀哎呀,这个组合还真是稀奇呢。”走在三人最末的人手持烟杆,慢悠悠走上前来。

杀无生这时才注意到那人,那一刻他的呼吸为之一窒。

银发,蓝衣,像极了一个人。

下意识拖出好友列表,那个ID仍是灰色的。

他有些愣怔地看向那人,银发的人正吐出一口烟。

“虽然ID可见,但还请容我自荐,在下鬼鸟,久仰二位多时了。”

头顶“鬼鸟”ID的玩家施施然行了个礼。

“掠风窃尘……”

“哦,你说掠风窃尘吗?我是他的超级粉丝呢!”听到杀无生提及这个名字,鬼鸟颇有些激动地凑向他,“你也是吗?看看我够不够像?毕竟掠风窃尘的游戏形象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呢。”

“咳咳,掠风窃尘应该是鸣凤绝杀的仇人……”锐眼穿杨在旁好意提醒,“我以为你知道。”

“哦……抱歉。”鬼鸟似乎有些失望。

杀无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这个名为鬼鸟的玩家显然在角色的捏脸与时装上颇费了番心思,才能让他在第一眼时误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东离剑》,重新面对那个让他心念已久的人。

以假乱真,只可惜这个鬼鸟……是个女号,难为她一女玩家顶着这样一张脸还让人察觉不到违和。

“你们二位也在这里,莫非也是接到了这个解救人质的时限任务?”

——嗯,声音也清脆婉转,确实是女声。

“……我们缺少拉怪的人选,你们缺少输出和医师,不如共同组队完成,如何?”

——嗯,鬼鸟的职业也与那人不符。

锐眼穿杨耸了耸肩:“你是队长,你说了算。”

殇不患看向杀无生,却见对方没有丝毫反应。

“喂,兄弟,你觉得呢?”

被殇不患轻轻一拍,杀无生才回过神来:“这是你的任务。”

“……好吧。”殇不患古怪地看了眼杀无生,还是接受了鬼鸟发来的组队邀请。

如此一来二人小队变成了五人队,队长也由殇不患变为了鬼鸟。虽然任务时间紧迫,但后者也没急着开打,而是一面静静听殇不患介绍方才两人与任务怪的对战经历,一面在细细打量着什么。

虽然明知鬼鸟不是掠风窃尘本人,但杀无生还是偏头避开了鬼鸟看来的视线。

“‘鬼鸟’请求对你使用鉴定术,是否同意?”

默默点下同意,半晌他听到鬼鸟的赞叹声:

“你的属性加点真的是……很有想法啊!”

杀无生扭头看向她。

“若我记得不错,剑客该是个中短距离的平稳输出职业,但看你这个加点方向,显然是走了远距离高爆发的路线。”

不错,杀无生不禁对这个女玩家刮目相看。殇不患虽能从他的战斗方式上推测一二,但这鬼鸟却从加点的取舍上完全猜中了他的思路。

“虽然现阶段剑客的技能范围较短且加点方式以攻速平伤为主,但考虑到后期属性成长起来……”鬼鸟琢磨着,“结合了剑气的远程剑客在PVP场合也许会更有优势。”

“我说……时限只剩下三分钟了哦?”殇不患忍不住出声打断。

“哎呀别急,攻略前的详尽准备是有必要的……”话虽这么说,鬼鸟总算开始了任务分配,“不患,你依然负责拉怪,不过这回你的仇恨坚持不到20秒……”鬼鸟看向金发的玩家,“阿卷是枪兵,也在仇恨范围内,大概开打5、6秒后NPC就会转移仇恨到阿卷身上。”

ID为“卷残云”的玩家显然没有拉高级怪的经验:“那这时我该怎么办?”

“从一开始你就保持最远距离输出,怪一看你就停手,带着它绕大圈跑就行了……”鬼鸟挥了挥烟杆,大致划了一个范围,“虽然你的身法不如不患,但你有风筝NPC的距离优势,足够再坚持个5、6秒。”

“没问题!”

“……这期间不患全力输出重新建立仇恨,我会把你的血量抬满,但最好还是不要中技能。”鬼鸟继续安排:“云霄你就站在他们风筝范围的中心,优先减速NPC,至于无……”

杀无生看向鬼鸟。

“鸣凤绝杀,无论发生什么状况,你只管全力输出。”

虽然隐隐觉得有什么疏漏,但杀无生暂时挑不出,只好先默默答应下来。

全员就绪,鬼鸟倒数三声,殇不患上前拉怪。


双方交手一阵后,鬼鸟在旁忍不住笑出声:“不患这躲避方式……还真是有些狼狈啊。”

杀无生想起什么:“……我先前忘记跟你说明一件事。”

“什么?”


此时仇恨已转移到卷残云身上,他一路狂奔但还是无法拉开与怪的距离。

“殇不患他只会平砍。”

“嗯?”

鬼鸟凝神看去,果然8秒过去了,仇恨仍在卷残云身上,因为殇不患的伤害不够。

“哇,队长,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堪堪又躲过一次攻击,卷残云本已做好了被拍死重来的准备,却突然感到自己速度大幅增加,连忙重整精神拉远距离。

“哈,要冷静,预料之外的状况在所难免嘛。”

施放完一个加速buff,鬼鸟又向殇不患丢去一个增伤buff。

杀无生一边全力输出,一边默默注视鬼鸟的一举一动:这么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也像极了那人。

就这样经过有惊无险的几轮仇恨交换,众人成功将NPC血量压入10%,此时只要再等候一轮小的技能CD,任务就能完成了。

但就在这时NPC海鲨帮帮主突然俯身蓄力,浑身泛出红光。

糟糕,杀无生几乎在那瞬间意识到自己疏忽了什么……

“瞬身斩——”

……这个NPC在斩杀阶段竟然出现了新的技能。

“——五步一见血,十步诛一人,杀杀杀杀杀!”

下一刻海鲨帮帮主瞬间出现在杀无生面前,与此同时一声清脆的提示音传入杀无生耳中:

“叮!你已被移出队伍。”

鬼鸟这家伙……

虽然从NPC台词推测,这个新增的爆发技能很可能是随机瞬闪攻击被点名玩家,而后由其小队分摊伤害,但此时杀无生所在的“队伍”只有他一人。

果然下一刻,鸣凤绝杀的血条被直接清零,而与此同时,NPC海鲨帮帮主也终于倒下。

……是不是故意的?

杀无生很想原地复活质问一番,但他虽然没有发出释放尸体的指令,还是被传送到了复活点。

杀无生这才想起来,因为自己在这个游戏中先前还未死过,第一次死亡会自动进入一段新手指引。

 

待视野重新恢复正常,杀无生发现周围一片混混沌沌,只有脚下的路算得上清晰。

界面上所有的操作菜单都消失了,只留下一段任务提示:

“找到孟婆。”

没有别的选择,杀无生只好顺着路继续前行,终于远远看见一座桥,桥边一个老人正佝偻着身子打汤。

“路是黄泉路,桥是奈何桥,莫问前尘往事,但求来生无悔,年轻人啊……”

孟婆说着递给杀无生一碗汤,她看过来的眼白茫茫一片没有瞳孔,明明看上去很骇人,但不知为何给杀无生一种亲切的印象。

“……喝了这汤,就过奈何桥往生去吧。”

杀无生没有犹豫地接过孟婆汤,没来由的心生感慨:有些人和事若真能这样简单忘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就在喝下孟婆汤的同时,他又收到一声提示:

“叮,因喝下孟婆汤丢失记忆,您失去当前经验值的5%”

莫问前尘往事……个鬼啊,方才的一点小感伤彻底没了。

 

等杀无生终于离开名为“黄泉之间”的复活点时,殇不患已经下线了,此时再去找鬼鸟一行人自是希望不大,也没什么意义。

他百无聊赖地查看了自己的经验损失和装备磨损,突然就没有了继续冲级的兴致。虽然现在角色等级低,奖励少,但杀无生还是转身走向了城里的悬赏栏。

悬赏是这个游戏从玩家15级起就能接触的PVP内容,但毕竟现在这个阶段绝大多数玩家都在忙于做任务冲等级,一方面不容易与其他玩家起冲突,另一方面也没积攒起足够的财富发布悬赏,因此杀无生原本没抱什么期待。

没想到这么一看才惊讶发现,开服短短一天时间内,悬赏令已满满刷了一页。

“啧,女玩家也能如此拉仇恨么?”

常理来讲,同类网游中女性玩家因数量稀少总能搏得额外关注,再加上一些玩家总是YY脑补过多,又错估她们能力,所以大部分人对女玩家的态度是更加宽容的。即便在游戏中起了什么冲突,也很可能会用“女玩家嘛,不和她计较”这种说辞劝慰自己,很难上升到把对方挂悬赏的地步。

然而,鬼鸟这人聚集玩家仇恨的能力显然非比寻常,仔细一看有些悬赏竟还是同一人反复刷的,这得多大仇。

……不过还真是求之不得呢,杀无生不在乎悬赏金额,冷笑着随手领了一个鬼鸟的悬赏:

呵,不论何种缘由,先砍了你再说。


评论 ( 4 )
热度 ( 23 )
  1. 秩序圣神loading 转载了此文字

© loading | Powered by LOFTER